河北省人民醫院信息化建設的五條經驗

2021-08-31 08:57
3
編者按

2021年7月,由河北省人民醫院主辦的“智慧醫院”建設路徑研討會在石家莊市舉辦,HIT專家網和解放軍總醫院計算機室原主任任連仲應邀一同前往學習交流和簡短調研。

現將本次學習交流的主要內容與調研團隊專家觀點整理成文,與同行交流。HIT專家網以此為契機,開設“探尋HIT高質量發展之道”欄目,不定期推出醫院信息化建設案例調研簡報,希望能從中快速挖掘出可推廣、可復制、可持續的經驗和模式,為“醫院信息化高質量發展”這一時代命題提供借鑒。


WX20210831-085931@2x.png


醫院概況

醫院名稱:河北省人民醫院

醫院級別:綜合性三級甲等醫院

床位數量:編制床位2760張,目前開放床位1858張。

信息部門情況:團隊共24人:碩士11人、本科10人、專科3人;正高級工程師1人、主治醫師1人、計算機專業工程師9人、助理會計師1人。24人中獲得MBA碩士學位的3人,在讀1人。

信息化評級情況:

2018年,通過國家醫療健康信息互聯互通標準化成熟度四級甲等測評;

2019年,通過電子病歷系統應用水平分級評價六級評審。

醫院發展戰略和管理情況:

發展戰略:厚德建院、科教興院、人才強院。

管理理念:精湛醫術、誠信服務、科學管理、持續改進。

醫院歷屆領導班子非常重視信息化,自1997年以來不斷建設完善醫療和運營信息系統,除HIS、EMR、PACS、LIS等主要醫療信息系統外,在國內較早引進財務績效管理系統、PIVAS靜脈輸液配置管理系統、醫用耗材物流管理系統、醫療設備管理系統、質控指標管理系統等。2015年,院領導班子充分認識到信息化作為不可替代的生產力在醫院發展中的支撐作用,經全國多家醫院考察調研,決定將“數字化醫院”建設作為醫院“十三五”發展戰略,制定了4-5年的信息化建設中長期規劃。

截至目前,醫院已達成信息化建設中長期規劃的既定目標,以醫療為核心的診療工作按照規范流程高效運轉,培養了一大批具有數字化管理思維的管理人才,數字化醫院的愿景基本達成,為醫院高質量發展鋪就了“高速公路”。

醫院信息化建設特點

經過為期一天半的參觀、考察,河北省人民醫院的信息化建設情況給調研團隊留下了如下幾點印象:

第一,系統覆蓋面廣,用戶獲得感高。

在本次考察中,醫務處、護理部、公費醫保辦、藥學部作為用戶科室代表,結合本部門的信息化建設成果與使用體會進行了介紹。

其中,借助“醫務信息管理系統”實現全院職工的專業技術管理、進修管理,以及質控管理、單病種管理等工作,幫助醫務管理人員對有效落實16項醫療核心制度情況進行全量樣本的數字化監管;借助“智慧護理系統”自動生成護理記錄,幫助護理人員減少重復操作,實現了護理程序標準化、規范化和閉環管理;借助“合理收費審計系統”“醫用耗材聯動庫系統”等,幫助醫保辦工作人員對醫療收費數據進行自動審計、篩查并輔助管理決策,利用違規收費數據反饋和限期糾正等措施,創新醫保基金監管方式,在我國北方地區率先實現了出院醫保即時結算,免除醫保患者出院結算需要“等候三個有效工作日”之苦;借助“智慧藥學管理系統”,提高藥師參與藥物治療的深入程度,提高用藥合理性,降低藥品不良事件發生率。

令人信服的是,會上報告和現場演示人員都是一線管理者和使用者,而非信息系統建設者或系統管理者。整體而言,河北省人民醫院的信息化建設較為全面,基本覆蓋醫療服務與醫院管理的主要流程。在現場走訪中,調研團隊也能感受到:用戶對每天使用的信息系統的態度是“欣賞”與“喜愛”的,醫院信息化建設為其帶來了獲得感與幸福感。

對此,任連仲主任點評:“建設‘讓用戶欣賞的系統’,就應該是醫院信息化同仁追求的重要目標。”

11.png

調研團隊走訪藥學部


第二,利用信息化實現醫院精細化管理。

以醫用耗材管理環節為例。醫用物資(主要指醫用高低值消耗品)通常要占到醫療總費用的四分之一左右,是醫療成本的重要組成部分,管好醫用物資的采、存、管、供,對杜絕浪費、降低成本,以致減少醫療糾紛有重要價值。

從2008年開始,河北省人民醫院與企業聯手研發“醫用耗材物流管理系統”,打造了一套標準化數據共享的,由供應商使用的供貨系統、醫院醫療器械管理部門使用的管理系統、醫療器械臨床使用科室使用的管理平臺三者聯動的“醫用耗材物流供應鏈管理體系”。

在這套體系下,醫院可對資質準入、醫院采購、供應商供貨、醫院驗收入庫、出庫至臨床科室二級庫、患者使用、關聯HIS系統醫囑等全流程進行信息化管控。系統與醫囑及其執行記錄、價格管理等環節緊密關聯,從而與醫院信息大系統構成一體。

借助這一系統,每件耗材標定清楚,“一掃”即可完成盤點,做到了“實庫存”;針對高值耗材設置虛擬二級庫,實現未經驗收不可使用,未經掃碼出庫不可計費、不可生成應付款記錄;在任一環節均可實現對供貨情況和耗材使用情況的質控與追溯,確保用械安全;采購計劃制定有根有據,可最大限度減少庫存成本。

任連仲主任對此評價:業務流程基本固化,環節操作規則嚴謹,徹底卡住了不守規矩的“體外循環”,“這是IT工作者的功績,也是管理者的功績”。河北省人民醫院也因此成為河北省醫療器械監督管理部門的免檢單位和管理樣板。

12.png

調研團隊走訪醫用耗材庫房

第三,系統整合度高,效/費比突出。

從信息系統供應商的情況來看,河北省人民醫院在醫療業務方面以東軟為主,在患者服務方面以源啟科技為主,在醫院管理方面多選擇河北本地公司,醫療、護理、院感、質控等數據監管以河北證聯嘉悅為主,在物流管理方面以河北博健科技為主,在財務績效方面以金算盤軟件為主,在信息管理處的統籌安排下,結合醫院實際情況進行系統開發。

醫院信息系統的整合度高、整體性強。幾年建設期間,無爛尾項目、無停滯項目、無回頭項目、無閑置項目。在高質量做好各項工作的同時,信息管理處先謀后動,精打細算,充分發揮自身的系統設計能力與企業合作,系統可落地性強,功能使用充分,有效控制了成本。與國內實力強的大軟件開發商長期合作,采取系統一體化程度高、數據架構科學合理、建設與運維并重、政策性和改進性需求響應及時等信息化建設策略,與系統開發商建立合作共贏、互惠互信、持續發展的良好生態,河北省人民醫院每年應用軟件的建設和運維費用大致可控制在300萬—500萬元區間。這樣的軟件投資,任連仲主任給出的評價是:與規模相當的耗費較高的醫院相比幾乎低了一個數量級,系統建設的整體效/費比處于相當高的水平。



專家座談討論

在本次學習交流過程中,調研團隊與河北省人民醫院信息管理處,特別是劉新平處長進行了多輪訪談,詳細了解醫院的信息化建設思路。參與討論的專家包括:任連仲主任、孔慶斌院長(原聯想集團大聯想學院院長)、嚴勇主任(原301醫院醫學保障部主任)、顏志軍教授(北京理工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院黨委書記、博士生導師、信息管理專業學科帶頭人)。

13.png

調研團隊與河北省人民醫院信息管理處團隊合影:任連仲主任(中)、孔慶斌院長(右四)、嚴勇主任(左三)、顏志軍教授(右三)、劉新平處長(左四)

座談交流過程中,專家們對河北省人民醫院信息化建設的特點給出如下評論:

1.把以患者為中心放在首位。

讓醫保患者出院時能夠“即時結算”,是醫院信息化中一件小事,但對住院患者及其家屬來說又是一件大事。如果不能“即時結算”,患者治愈出院后須“三個有效工作日”之后再跑一次,對于遠距離、跨省市求醫的患者而言,這3-5天的等待可謂進退兩難。

在河北省人民醫院黨委的推動下,河北省人民醫院已率先在北方地區實現“即時結算”。為達成這一目的,醫院信息化流程進行了兩點改變:其一是把所有需要計價的項目按醫保政策“規定”做出標定(這一點幾乎所有醫院信息系統都已經做到),出院結算時,把符合醫保報銷的和應該由患者自付的分別列出,并給出結算結果;其二是為達到絕對準確無誤,結算時再加一道審核關,特別關注某些“特殊情況”的處理是否妥當。經過審慎研究,消滅這一關,在醫院信息化中算作一件“小事”,但它為醫保住院患者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2.堅持有針對性提升業務部門的“主人翁意識”與信息化素養。

信息系統建設成什么樣子,關鍵的核心要素在于“人”。在醫院信息化的項目建設中有三個主角:管理部門、信息部門和操作使用者。任何一個主角如果不參與到建設中來,均會造成對信息技術的理解不對稱,必然導致對建設成果的不滿意。

調研團隊注意到,在走訪的醫務、護理、醫保、藥學四個業務部門中,負責與信息管理處對接的至少是部門副職,多為一把手。“業務部門的主管領導親自管需求,才能確保需求的成熟度與高質量。”劉新平處長認為,提升用戶部門在信息化建設中的“主人翁意識”,深度參與前期需求調研、溝通協調、基礎數據維護、操作授權、組織培訓、上線后跟蹤等工作,才能建設出與醫院需求高度匹配、用戶愛用好用的信息系統。

另一方面,河北省人民醫院通過各類培訓提升全院的信息化素養,并收到較好效果。以藥學部為例,通過引入“信息藥師”,提升智慧藥學管理水平。所謂信息藥師,是指具備現代藥學知識背景和醫藥信息處理的基本理論與實踐技能,經過專門訓練,能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對各類藥學信息進行加工、處理、開發和服務的復合型藥學人才。目前,藥學部6名成員中有3名信息藥師,分別承擔流程優化與信息化改造、基礎字典維護、用藥知識庫維護等工作。

3.堅持“自我主導+企業合作”的建設模式。

河北省人民醫院的信息化建設始終堅持走醫院主導、企業配合的發展道路。這一模式在管理類信息系統的建設中表現得尤為突出。

以“醫用耗材物流管理系統”為例。該系統由醫院與河北博健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研制開發,在超過10年的時間里歷經4次功能升級迭代,管理功能已經相當完善,達成了相當成熟的產品化。座談專家評價:因為是逐步的迭代,對管理的需求、使用者的需求已經理解得相當透徹;因為是逐步的迭代,系統的功能得以逐步完善;因為是逐步的迭代,使得數據得以逐步積累和規范;因為是逐步的迭代,也免除了一次次的使用培訓。

整體而言,該系統的需求分析、設計優化、應用擴展,完全符合“自我主導+企業合作”模式,相當實用,且耗資甚少;該系統的功能遠優于某些難以避免存在“缺臂少腿”現象的醫療物資管理系統;該系統逐步功能迭代以達優化升級的做法值得效仿,這種精益求精的從業精神更是醫療IT“高質量發展”最為需要的。

4.狠抓基礎數據規范。

有了數據的高質量基礎,相關的質控與管理機制才有可能發揮作用。信息管理處嚴格把好“基礎數據關”,確保數據全流程的一致性、完整性、合規性、及時性和整合性。

在醫療基礎數據的治理方面,醫院出臺了《河北省人民醫院信息系統基礎數據管理辦法》,明確信息系統基礎數據的動態管理職責和流程;建立了《醫療數據質量分析管理制度》,每年組織相關科室進行數據質量評審,制定改進措施;構建了數據治理監測平臺,對全院所有科室、所有醫務人員產生的醫療數據質量進行監測與分析。2018年數據顯示,從1月到10月,醫囑術語的一致性比例從91%提升至96%;2020年數據顯示,在監控的全院32項術語一致性中,21項術語的一致性比例為1,平均達到98.7%。

在醫用耗材物流管理系統的建設中,其數據字典是由醫療器械分類、醫療器械資質、供應商資質、產品供貨協議等結構化數據組成。信息管理處建立數據字典的動態管理機制,嚴格規范收集、編碼、歸類、維護等工作,增、刪、改等操作均需審核與質控,不允許任何自由書寫與自由定義。對于供應商而言,哪怕錄入時寫錯一個字、多填一個標點,系統也無法通過。由于物品名稱、各項術語及其編碼等基礎數據完整規范、操作記錄準確,保證了系統的數據一致,更保證了各種統計結果的準確無誤。

5.注重信息部門的團隊建設。

在與信息管理處人員的座談交流中,調研團隊對這支隊伍的信念感與執行力有較深感觸。用一位團隊成員的話來說,“我們相信走的路是對的,沒有什么問題是完全無法解決的”。

這是一支善于溝通的團隊。信息管理處共有3位副處長,副處長邢江分管硬件設備與機房,另兩位副處長王澤陽、高偉分別對接相應的業務部門。高偉副處長談及跨部門合作時,笑談一開始總是“威逼利誘”,因為從一線人員的獲得感曲線而言,信息化建設的初期總是存在一個痛苦過程;一旦業務部門嘗到信息化的甜頭,就進入到主動尋求合作的新階段。“這其中最關鍵的還是要發揮人的作用。”

這更是一支管理理念很強的團隊。劉新平處長畢業于浙江大學醫學工程專業,后又獲取北京交通大學MBA碩士學位。在她的帶動與鼓勵下,團隊中有三名年輕員工已經或正在攻讀MBA。她對于醫院信息化的理解是:“信息管理系統”即“質量管理體系”,信息系統的建設過程就是對法規制度、業務流程、人財物資源的學習、治理和優化,然后用高質量的數據流進行固化和監控。“信息化是醫院高質量發展的引擎,信息部門成員一定要具備項目管理能力,且疊加醫院戰略管理的能力和質量管理體系的理解力。”

目前,信息管理處建立健全了“信息安全”“科室管理”“項目管理”“巡檢管理”“財務與審計”“應急預案”“標準模板”共計七個版塊、103個管理制度與標準化工作模板,科室內部組織架構清晰、責任分明、工作有力有序,每個業務科室均有“信息服務明白卡”,信息管理與服務精準輻射至每一個科室。

在調研的最后,調研團隊問及劉新平處長:目前醫院信息化建設的短板主要存在何處?劉新平處長坦言:面向醫聯體以及互聯網醫院的信息化建設還需努力,此外,提升醫院信息部門自身的信息化管理水平也已納入工作日程中。

(本調研報告在成文過程中得到了任連仲主任的全程指導,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