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東:如何理解《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功能指引》

2022-06-10 10:22
6
導讀

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不是簡單建設一個信息系統或平臺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而是對人、財、物、技術、信息要素和數據要素進行統一后,作為核心資源為核心業務的開展提供資源匹配。

運營管理與財務管理之間有何聯系與區別?運營管理與“智慧管理”的關系是什么?如何理解醫院運營管理中業務與技術的關系?醫院運營管理的數字化轉型應由哪個部門主導?

公立醫院運營管理從未如今天這樣被擺在如此重要的地位。2022年4月25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功能指引》(以下簡稱《功能指引》),旨在引導各級各類公立醫院的運營管理信息化應用建設。這一重要文件的出臺,立即引發了全行業的關注。

在近期舉辦的“邁入醫院運營管理數字化新時代”CHIMA大講堂上,具體負責牽頭編制《功能指引》的國家衛生健康委統計信息中心信息技術處處長徐向東對此進行了深入解讀和分析,并針對行業普遍關注的問題及常見認知誤區進行了解答。

圖片

國家衛生健康委統計信息中心信息技術處處長 徐向東

立足公立醫院運營管理的內涵,強調業務活動和經濟活動統一體共同體特征

“運營管理是否就是財務管理?這是我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之一。”徐向東介紹,在2020年12月出臺的《關于加強公立醫院運營管理的指導意見》中,對“公立醫院運營管理”提出了明確定義:是以全面預算管理和業務流程管理為核心,以全成本管理和績效管理為工具,對醫院內部運營各環節的設計、計劃、組織、實施、控制和評價等管理活動的總稱,是對醫院人、財、物、技術等核心資源進行科學配置、精細管理和有效使用的一系列管理手段和方法。

《功能指引》正是基于這一概念內涵進行編制的。

“數字化時代,技術是業務轉變的支撐,更能驅動業務變革,包括重塑已有的業務模式和創造全新的業務模式。”據徐向東介紹,在《功能指引》編制過程中,編制組參考了眾多大型企業從ERP(企業資源計劃)到EBC(企業業務能力)的轉變過程,最終將編制思路確定為:統籌規劃、豐富完善、數據要素。

首先,立足運營內涵,進行統籌規劃。“公立醫院運營管理的覆蓋面很廣,是業務活動和經濟活動的集合體、統一體和共同體,要避免將其狹隘理解為單獨的財務管理、預算管理、內控管理。”徐向東認為,公立醫院開展醫療服務等業務活動與經濟活動密不可分,在運營管理信息化建設過程中要將兩者的流程管控和管理要求進行整體設計、有效銜接、融合貫通,并持續推進兩類數據的分析應用。

其次,面向運營要求,進行豐富完善。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更強調信息化的過程,而不是一個平臺、幾個系統的簡單建設,需要在繼承、融合和創新基礎上做好工作,要在“三個量”上作文章:一是盤活信息化資源存量,要充分利用已有的醫療服務和醫療管理信息化基礎;二是做好信息化增量,要查漏補缺,在人、財、物、事等資源管理方面做好醫院經濟運行專業管理;三是提升管理質量,推動核心業務工作與運營管理的深度融合,利用信息化手段、加強數據分析等,總體提升醫院運營管理質量。

第三,著眼數字化發展,強調數據資源與信息安全。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除關注業務能力、基礎功能外,需要將數據作為基礎核心資源加以利用,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及物聯網等新技術作為運營管理的重要工具與手段;同時需要將網絡信息與數據安全作為醫院運營管理的底線能力進行設計。

運營管理信息化功能框架的整體性

《功能指引》給出了“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功能框架圖”,分為3層、9類、45級、163個功能點。其中,3層分別為運營管理決策層、運營管理應用層和運營管理支撐層,9類包括業務活動域、綜合管理域、財務域、資產域、人力域、事項域、運營管理決策域、數據基礎域和基礎管理與集成域。

圖片

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功能框架圖

運營管理應用層,主要包括業務活動域、綜合管理域、財務域、資產域、人力域和事項域。“《功能指引》在框架圖中的‘業務活動域’,對醫院核心醫教研防業務進行描述,體現了醫院運營管理的整體性。”據徐向東介紹,業務活動域主要包括醫療服務、醫療管理、臨床科研業務、臨床教學業務和疾病預防業務,主要強調是醫院公共產品產出能力;其他5個域則是資源配置管理活動,主要作用是提供公共資源。“這兩部分相輔相成,醫院運營管理就是業務活動與資源配置管理活動的深度融合。”

運營管理決策層,主要包括“資源與流程監控分析”“專項運營分析”和綜合運營決策分析”三部分內容。

在運營管理支撐層中,主要包括“數據基礎域”和“基礎管理與集成域”。其中,“數據基礎域”體現了《功能指引》對數據資源的重視程度,分為“數據管理”與“數據治理”兩個部分,這是醫院運營管理能走多遠、走多好的關鍵;《功能指引》在“基礎管理與集成域”中更加強調“系統集成”能力,不僅包括與醫院原有系統、集成平臺的集成,還包括支持與互聯網、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泛智能等設備對接的能力。

據徐向東介紹,《功能指引》始終強調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的整體性:“核心業務域和運營管理域之間不能割裂,也不要把核心業務域中的醫、教、研、防割裂開來,更不要把醫院原有建設的運營管理系統拋開,重新建立新的系統。”此外,《功能指引》在每個域中都加設了一個“其他”,“《功能指引》中各域相關功能描述未盡事宜,醫院可按照國家及行業相關標準規范,考慮自身實際情況和最佳行業實踐進行拓展。”

走出常見的認知誤區

“此前,醫院運營管理主要解決‘管理’問題,也即通過內部流程的精細化管理,杜絕跑、冒、滴、漏;現在的醫院運營管理要著力解決‘運營’問題,也即推動傳統服務模式的數字化轉型。”徐向東認為,公立醫院運營管理的參與主體越發復雜,絕對不是單純的技術范疇或財務范疇,而是全院、全員動員的過程。在醫院運營管理的數字化轉型中,有以下誤區需要規避:

第一是戰略誤區。醫院運營管理數字化強調的不是技術提升,而是醫院整體業務能力的全面提升,處于醫院整體戰略層面;信息技術的選擇和使用只是戰術層面的問題。

第二是組織誤區。醫院運營管理數字化強調整體性,要求提升醫院內部的運營管理共享、協同和決策能力。因此,這項工作的核心推進者不是醫院信息部門、財務部門等單一職能部門,而是需要一個綜合團隊作為組織保障。

第三是工具誤區。醫院運營管理數字化不是將原有的管理系統推倒重來、引入新的數字化工具就萬事大吉,而是業務驅動的合理技術應用。因此,醫院更應考慮的是信息系統集成、數據資源采集與治理等問題,這對于醫院信息部門而言將是一個更大的能力挑戰。

第四是數據誤區。醫院運營管理數字化不是單純的互聯互通,而是基于業務理解的數據交換和整合,更強調數據的可獲得性與可用性,這也是當前醫院需要著力解決的難點問題。

第五是業績誤區。醫院運營管理數字化涉及思維轉變、組織構建、技術能力配合、業務模式重塑等多個方面,是長期推動的過程,無法立竿見影。“我們面臨內外部的諸多挑戰,還涉及生態構建,這個時間周期可能會很長,醫院需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最后,徐向東處長特別提到,這一文件的名稱之所以不是“信息系統功能指引”或“信息平臺功能指引”,而是“信息化功能指引”,是因為公立醫院運營管理信息化不是簡單建設一個信息系統或平臺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而是對人、財、物、技術、信息要素和數據要素進行統一后,作為核心資源為核心業務的開展提供資源匹配。